首页 > 要闻 > 正文

大青山的绿色守护者

在391890公顷的内蒙古大青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这样一群护林人,他们远离繁华都市,以山为家,与森林为伴,日复一日用脚步丈量着山岭,默默守护着这片绿水青山。4月1至~3日,记者走进大青山,倾听了他们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

清明节前后8天最难熬

38岁的护林员赵科在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古路板林场已经工作了7个年头。对赵科而言,清明节前后8天是最难熬的日子。每年这个时候,赵科基本都吃住在山上,24小时在岗,处在高度紧张的防火工作中。

古路板村到哈拉更沟再到小井沟,8公里的路程,赵科几乎每天都要重复走两遍,巡山,查看网围栏、防火设施,工作枯燥而单调,“一天到晚心发慌,就怕有人上山烧纸,或者随便扔个烟头。因为这个时间段的草木干燥,非常容易引发火灾。”4月1日上午,赵科一边巡山一边对记者说,2019年清明节期间,古路板村附近发生过一起因上坟烧纸引发的山火,150亩林地一夜间被毁,地方消防、森林消防以及护林员一直从前一天下午忙碌至次日凌晨才将火扑灭。

“你看,就是这座山,这些矮小的油松,都是去年大火过后重新栽种的。”赵科指着北坡上一人高的油松对记者说,火灾留给大自然的创伤至今历历在目。记者看到,在山火发生过的地方加护了一米多高的网围栏,旁边还有一条三米见宽的防火隔离带。防火隔离带上方竖立着一面写有“重点火险区,严禁登山入林”的宣传牌。

接近午时,赵科找了一块平整的石头就势坐下,从随身携带的背包中拿出一个保温杯、一桶泡面、一根香肠,这是他的午餐。“大家每天出门前都会带干粮,方便面是最简单热乎的饭了。”赵科坦言,一年之中,他有超过2/3的时间都是在山里度过的,早已习惯了这样的日子。唯一感到遗憾的,是不能时常陪伴妻儿,内心充满了愧疚,但他知道,从选择了这个职业开始,就要接受很多的身不由己。

坟地里的守望者

小井沟至劈柴沟是护林员陈根锁的管护片区,巡山时要途经一道4米宽2米深的防火隔离带,这是陈根锁和队员们连续几天几夜挖出来的。他每走一步都很慢,一边走一边不时四下张望,仔细清理两侧杂草和树枝,查看是否有人丢下未燃尽的烟头。年过花甲的陈根锁原本在去年到了退休的年纪,因为放不下这片山林,又继续回来做起了老本行。

陈根锁的“大本营”瞭望站就位于防火隔离带的尽头。意外的是,瞭望站竟矗立在一片坟地里,周围是一座座大小不一的坟包和墓碑,在荒芜的大山里显得突兀而阴森。“你们晚上也在这里住吗?”记者惊讶地问,陈根锁哈哈一笑:“当然了,现在是春季森林防火期,一刻不能离人。我们的队员都是轮岗制,24小时在岗。”对于瞭望站周边的坟地,陈根锁专门有一个工作簿记录在册,这是谁家的坟头,死者是谁,子女是谁,甚至连旁系血亲都能叫得上名来。陈根锁说,这片坟地是他重点管护对象,因为近年来上坟烧纸引发山火的情况时有发生,一到清明、中秋、春节等节假日,他就扎根在这片山头,只要远远地看到有人上坟,就直接给上坟的人打去电话,提醒对方不要烧纸。

陈根锁曾经还因为扑救山火负过伤,在医院里躺了整整一年,光植皮手术大大小小就做了三四次。直到现在,他的胳膊、耳朵、脚腕处的疤痕依旧触目惊心。“那是2005年,小井沟发生过一次山火,我在扑救的过程中被卷了进去,被弟兄们救出来的时候,衣服和皮肤都黏在了一起,一脱尼龙袜子直接拽掉一层皮。”陈根锁说,鬼门关走了一遭,身边很多亲人朋友都劝他改行,但到了第二年森林防火期,他又一次出现在了林场。他说,他从小就出生在这大山里,爱着山里的一草一木,早已离不开了。

一家两代都是护林人

大青山北坡,油松、山杨、柳树、桦树等茂密地生长着,在春天里争相吐绿,充满了勃勃生机。一阵风吹来,枝条飒飒作响。

“我的父亲和母亲是新中国第一代林业工人,我从小看着父亲护林、母亲育苗,山上的好多树都是他们亲手栽种的。”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古路板林场护林防火大队的大队长闫建兵告诉记者,受到家庭的影响,他从小对大青山有着非同寻常的感情。

闫建兵参加工作33年,家里包括父母、妻子、岳父岳母、兄弟姐妹,一家两代8口人都在林业系统工作,几乎见证了大青山沿线植被从无到有的全过程。闫建兵回忆,以前山上植被稀少,生态脆弱。经过政府不断加大生态建设的投入力度,从新城区红山口到赛罕区交界,曾经荒寂的大山里如今已是绿染层林,集中连片76万亩林地。植被好了,野生动物也多了,经常能看到狍子、狐狸、野兔等出没。但他知道,肩上的担子更重了。他和队友们日常护林、防火、防病虫害的同时,也要保护林子中的野生动物,巡山时发现有人下的兽夹,就会及时清理。

在闫建兵的汽车后备箱,铁锹、防火头盔、手套、灭火风机、防火靴是日常出行的标配。每逢春秋8个月的森林防火期,闫建兵随时处于临战状态。除了雷打不动上山巡查、入户宣传、组织队员越野拉练,还要密切关注天气的变化,遇到大风天,就要联合供电部门拉闸断电,以免引起火灾。

36年巡山超20万公里


“ 只要腿勤、嘴勤、眼勤,就会大大降低火灾发生率。”在回民区农牧水利局段家窑防火检查站,62岁的赵永成有着自己的一套护林经验。

赵永成做了36年护林员,从哈拉沁沟到古路板到段家窑,兜兜转转始终没有离开这片大青山。“80年代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山上光秃秃的,当时还没有植树造林的意识,人们对防火也并不重视。直到90年代后期,经过一代又一代林业工人的不断努力,一座座荒山披上了绿装,进山游玩的人也越来越多,防火压力也随之增大。”赵永成告诉记者,2018年退休以后,他又被返聘回来继续做护林员,除了管护4000多亩林地,还负责教授新来的护林员。

段家窑村东口通往对面山头的敖包,要途经3公里的防火通道,因是上坡路,往上走的过程并不容易。别看年纪大,赵永成全程脸不红气不喘,让记者这个年轻人都自叹不如。这段路,赵永成每天都要往返4趟,沿途看到有人上山,就会走上前去询问:“有没有带打火机、易燃易爆物品?”让他欣慰的是,随着近年来人们生态环保意识的增强,大多数人都十分配合他的工作。

护林36年,赵永成已经记不清走过多少沟沟岔岔,哪座山叫什么名字,有多少森林,他都了然于胸。“细算下来,这么多年光是巡山大概就走了20多万公里,大大小小的火灾也扑救过几次。这辈子,怕是和这片山林分不开喽。”赵永成打趣地说。


最小的防火队员

范斌于2018年大学毕业后考进了回民区农牧水利局专业扑火队,90后的他今年刚满21岁,是队里年龄最小的队员。

4月3日清晨8时许,在回民区农牧水利局段家窑防火检查站,范斌和队友们迅速集结、点名、跑操、战术学习……开始了一天的训练。“平时多训练,战时少受伤。”范斌一直记着这句话。第一次打火是2018年9月下旬,附近因为有人在半山腰上坟烧纸引发火灾,范斌和队友们身着战斗服、背着30公斤重的灭火装备直奔现场,山坡上火光冲天,尽管穿戴着消防服和防火手套,站在老远依旧能感受到大火的炙烤。他和队友通过一点突破,两翼分开,从火源两侧包抄进行灭火。第一次打火范斌用“很紧张,握着二号工具的手一在瑟瑟发抖”。直到火灾扑灭返回营地,他才想起和家人报一声平安。

巡山护林,是范斌的日常,西至金川开发区,东至哈拉沁沟,他和队友们每天都要巡查一遍。“四川凉山的森林大火对我的触动很大,但也更加坚定了我作为一名消防员的信念。我觉得有生之年总要做一些值得的事情,我的家人也非常支持我,他们都为我感到骄傲。”范斌告诉记者,从选择成为专业扑火队员的那一刻起,他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好这片绿水青山。

文·摄影/北方新报五分快三记者 张巧珍

[责任编辑:辛永红]

版权声明

一、凡注明来源为"五分快三"、"北方新报"、"内蒙古日报社"、"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版权均属内蒙古五分快三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以侵权论,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二、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五分快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三、转载声明:本网转载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请相关版权单位或个人持有效证明速与本网联系,以便发放稿费。

五分快三联系方式:电话:0471-6651113 | E-mail:northnews@126.com

今日内蒙古